當一個「務實的反皇工作者」?泰國前進黨皮塔的妥協戰略困境


當一個「務實的反皇工作者」?泰國前進黨皮塔的妥協戰略困境

泰國前進黨在大選中大勝,但離確保黨魁皮塔成爲總理仍有一段差距。對皮塔來說必須抱務實態度面對保守勢力,尤其在碰觸敏感的「冒犯君主罪」議題。 圖/法新社

重生 之 都市 仙 尊 漫畫

从事对台工作25年 龙明彪卸任国台办副主任

5月14日泰國衆議院大選結束,比起預期結果出現巨大變化。首先是前進黨(MFP)囊括152席成爲第一大黨,爲泰黨(PTP)以141席位居第二,也比上次大選略爲成長。總理巴育領軍的泰國統一黨(UTP)初試啼聲,拿下36席;執政的人民國家力量黨(PPRP)因爲現任總理巴育出走而剩41席,兩者席次相加僅有上次大選的6成。雖然這次前進黨大勝,也與7個反對黨組成組閣聯盟,但參議院仍在軍方勢力掌控之下,前進黨黨魁皮塔(Pita Limjaroenrat)能否突破困境成功當選總理,仍有變數。

猫系女友

美军测试「海马斯」新弹药PrSM 射程超过400公里

今年大選結果中,自由派的前進黨取得大勝,在曼谷贏得32席(應選33席),同時將勢力擴大到首都以外,包括塔克辛家族的大本營清邁拿下7席(應選10席)。相較之下,同爲自由派的爲泰黨顯得有些落寞,選前與人民國家力量黨結盟、讓塔克辛回家的傳言,影響很多支持民主的青年選票,這些票大部分都轉往前進黨,塔克辛也成爲前進黨最大助選功臣。

在保守派方面,巴育與人民國家力量黨決裂導致兩敗俱傷,也讓他得到羞辱的結果,代表無論未來兩個月泰國政治如何發展,巴育的政治生涯幾乎已告終結。中間勢力方面,最老牌的政黨民主黨更加邊緣化、只剩25個席次,大麻政策捍衛者泰自豪黨(BJT)則以70席排名第三大黨,老神在在等着議價入閣。

選後不久,前進黨領袖皮塔便邀集爲泰黨、泰建泰黨(Thai Sang Thai,6席)、民族黨(Prachachat,9席)、泰國自由黨(Seri Ruam Thai,1席)和公平黨(Fair Party,1席),再加上新社會力量黨(Palang Sangkhom Mai,1席)與爲泰團合黨(Peu Thai Ruamphalang,2席)組成八黨聯盟,共計313席,準備挑戰總理大位。

YOASOBI演唱会实名制无法转卖?他一招超狂破解法网惊:还有这招

乍看之下前進黨是第一大黨,皮塔理應成爲總理,但就如先前文章所言,泰國民主政治從來不是選舉數學題,而是政黨縱橫術。雖然八黨聯盟已過衆議院的半數席次,然而還有250席的參議員可票選總理,這些人多爲保守勢力,僅有零星聲音支持皮塔,離確保總理上位的376席還有相當距離。

▌延伸閱讀:〈總理巴育的踉蹌一搏?泰國大選「誰都沒把握」的混沌與黨爭〉

悼國中校園喋血事件…蘇偉碩:蔡英文上台 霸凌異己成醒目朝代標誌

總理巴育與執政黨人民國家力量黨決裂,得到兩敗俱傷的選舉結果,巴育的政治生涯也幾乎已告終結。 圖/美聯社

泰國前進黨在大選中大勝,但組成8黨聯盟後目前僅擁有313席,離確保皮塔總理上位的376席還有相當距離。 圖/路透社

张若妤容貌焦虑症 产后「有镜头压力」

▌前進黨的一大困境:不得不小心處理的刑法112條

若皮塔得不到多數參議員的支持,他還可以轉向其他黨派結盟,最關鍵的造王者即是泰自豪黨。然而,泰自豪黨已呼籲由前進黨領導的自由派聯盟尊重少數、不要逼迫其他黨派屈服,又聲稱選民投票給泰自豪黨是爲「保護君主制」,因此該黨不會和企圖修改刑法112條(冒犯君主罪)的政黨合作。

開戰以來最大空襲之一!俄軍轟炸烏克蘭 釀至少12死逾70傷

泰自豪黨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所有泰國人都知道針對的就是前進黨。前進黨以改革者自居,其領導層多是年輕有爲的企業家、大學教授或媒體意見領袖,他們更被賦予超越紅(塔克辛派)黃(保皇派)對立的新政治期待,如此就不得不觸碰泰國政治的禁忌——皇室與保守派對泰國民主化的阻礙。

不過,前進黨領袖都是聰明人,知道這類議程將觸怒泰國的深層國家菁英,如果想要執政,必須以務實態度面對保守勢力。因此前進黨的前身未來前進黨(FTP)在2019年的大選前曾試圖拆彈,當時的黨魁塔那通(Thanathorn)表示無意推動修改112條,激進的秘書長皮亞布(Piyabutr)也強調他反對112條的觀點,但是不會是黨的優先事項。

歐盟達成AI立法初步協議

即使他們這麼小心翼翼,最後仍是逃不過深層國家菁英的秋後算帳,未來前進黨被勒令解散,塔那通、皮亞布等人被褫奪公權10年不等,更身陷冒犯君主罪的訴訟。無獨有偶,今年大選前數日,人民國家力量黨候選人指控皮塔持有一家已關閉媒體公司的股份、涉嫌違反選舉法,向選舉委員會舉發並要求取消其參選資格。

這種指控與當年處理塔那通如出一轍,不同的是,今日皮塔已有準總理的聲望。既然委曲也難求全,前進黨似乎決定直球對決,選後不久一名重量級議員便發表了未來改革的前景,包括起草新憲、修訂兵役法,結束強制徵兵制度、推動政治大赦法案、修改112條等,進一步燃起戰火。

更強冷空氣這天報到直逼冷氣團 彭啟明:月底前注意有無雙颱共伴效應

前進黨提倡改革俗稱「冒犯君主罪」的《刑法》112條,然而碰觸這個高度敏感議題不得不非常謹慎。 圖/路透社

汪小菲带大眼正妹飞台湾跨年 网亏摆拍:给大S惊喜吗?

皮塔在選舉後掃街感謝支持者。 圖/美聯社

汉文在日本

於此同時,前進黨利用勝選民氣向保守勢力發動攻勢。首先是參議院,前進黨表示憲法272條允許參議員票選總理不符民主政治原理,因爲參議院都是由軍政府任命,不具合法代表性。不少參議員對前進黨也很反感,表示前進黨雖然贏得最多票數,就像4年前的爲泰黨一樣,不意味一定能組成政府,仍必須通過參議院審覈資格。

柴油龐克動作遊戲《暗影火炬城》即將登PS 化身鐵臂神兔起義反抗

皮塔也在動員羣衆,向八黨聯盟外的黨派與參議員施壓,但民粹主義是把雙面刃,能砍傷對手,也能割到自己。皮塔爲了組閣,說服國家發展黨(Chart Pattana Kla)加入聯合政府,但因該黨的領袖之一是導致政變的黃衫軍,讓支持前進黨的網友紛紛出征,強調「有黃無我」,逼迫皮塔聲稱民意大於黨意、撤回對國家發展黨的邀約。

另一個有意加盟的政黨——新黨(New party)也遭遇相同局面,該黨的領袖曾表示對違犯冒犯君主罪的人應加重懲罰。雖然前進黨已表示,聯盟不必對該黨修改112條的立場照單全收,但支持前進黨的網友顯然不這麼認爲,再次大量出徵、表示他們不會接受新黨,最後新黨也只能退出聯盟,皮塔又失去一些衆議員的選票。

最新消息指出,八黨聯盟5月22日簽署了備忘錄(MOU),做爲未來執政的指導方針,也等於是向外界說明聯盟的基本立場。其中包含制定新憲、逐步廢除徵兵制、推動同婚法,以及各種行政改革。最重要的是,該備忘錄並沒有談到廢除112條,表示備忘錄不是投名狀,前進黨不會逼迫其他黨派一起進行這近乎不可能的任務。

5月22日前進黨與七個政黨簽署組閣備忘錄,內容提及若執政將會推動的政策,但選前前進黨高喊改革的《刑法》112條卻沒有出現在備忘錄中。 圖/法新社

2020年11月泰國爆發的學運首次挑戰泰國王權。圖爲示威者拿着抗爭物黃色小鴨抵抗警察高壓水柱,後方掛有泰國國王海報。 圖/美聯社

封测大厂矽品携手暨大培育人才 实习月薪就有3万4000元

皮塔透過窗戶和支持者比愛心手勢。 圖/法新社

▌執政與否仍有變數,皮塔如何把握得來不易的戰果?

在參議院方面,風聲指出參議員分爲三派,一派約120人支持巴育(統一黨)、一派約80人支持普拉威(人民國家力量黨),另一派約50人還未決定。如果能獲得這些人的支持,那麼如民主黨的其他黨派中可能會有部分議員轉向皮塔,但2021年修憲的前例已顯示,要保守勢力倒戈簡直難如登天。

換言之,現在前進黨正陷入進退維谷的窘境。這次前進黨的勝利來自於戰術清楚,其反建制的立場明確,讓部分選民放棄搖擺的爲泰黨,也趁勢利用人民厭惡軍系執政、期待改革的氣氛,並企圖營救觸犯冒犯君主罪的異議人士,取代爲泰黨成爲新一代的民主潮流。

白首妖師 小說
我不是吸血废宅

問題是,前進黨雖然成爲第一大黨,但贏得不夠多,得票數僅有36%左右。塔克辛派約佔3成、軍系與保守勢力仍有兩成多,泰國政治正式呈現三跤㧣(臺語:sann-kha-tu,即三足鼎立之意)的格局。當一國的民主尚未成熟,又被意識形態與利益綁架的情況下,任何一派都不會形成健康的制衡,而是三派不過半、大家都完蛋,最終還是隻能迴歸政治交換,才能推動國政。

台64线曳引车自撞翻覆「四轮朝天」车头全毁

對於這種情形,前進黨知道、爲泰黨知道、保守勢力也知道,但是選民不見得知道,知道了恐怕也難以接受。由於前進黨的支持者多是成長於紅黃對立的千禧世代,既不滿軍政府的專制作風,也對塔克辛派的民粹主義不以爲然,因此將希望寄於第三勢力的前進黨,但這種期待卻有可能成爲前進黨通往執政的包袱。

如今距離泰國選委會正式公告選舉結果還有一個多月,泰國政壇已暗潮洶涌,會發生甚麼事誰都無法預料。回首過去,泰國人民應瞭解,憑藉民粹主義與網軍絕不足以動搖保守勢力,在專制僞裝成民主的國家,選舉只是深層國家菁英的遮羞布,只要他們願意隨時可收回——如當年塔克辛派曾拿下高達6成得票率,仍被軍方拔除。

她年龄3字头被喊「大婶」竟狂砍3人!行凶前买了4把刀

皮塔與前進黨理應知道,有些事能做不能說,學會當一個務實的反皇工作者纔是正確的方向。比起硬槓保守勢力,或許皮塔與前進黨更該說服其選民,以妥協之道保存得來不易的選舉戰果,這次即使無法組閣,就該嘗試說服更多的選民,等待下次選舉成爲絕對多數的契機。

發飆的蝸牛 小說

重磅廣播/第二次歐洲難民危機?敘利亞的是非對錯,與邊境上的500萬人命

正式選舉結果還有一個多月纔出爐,泰國政壇現已暗潮洶涌,皮塔與前進黨也正陷入進退維谷的窘境。 圖/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