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管天后古調新唱 王心心再脫一層皮


南管天后古調新唱 王心心再脫一層皮

指挥中心:三期试验 国内做有难度

尊王宠妻无度 绿瞳

南管藝術家王心心終於要爲觀衆呈現苦熬多時、白居易的《長恨歌》,這次她卸下過去溫婉典雅的形象,化身成說書人,又演、又唱、又彈,脫下一層皮,卻也誕生出全新的自己。(李欣恬攝)

’68

一個人,一把琵琶,帶觀衆穿梭古今,沉醉在唐明皇與楊貴妃的生死之戀。歷經半年本土疫情變化,南管藝術家王心心終於要爲觀衆呈現苦熬多時、白居易的《長恨歌》,這次她卸下過去溫婉典雅的形象,化身成說書人,又演、又唱、又彈,脫下一層皮,卻也誕生出全新的自己。

相較於半年前王心心和記者們分享這個製作時的狀態,如今的王心心更顯得自在,她表示,有好多個夜晚都睡不着覺,「除了背詩詞,消化內容,還有思考與反芻呈現的方式,這不是我原本的訓練方式。傳統南管不需要有這麼多的語氣變化,只需要把曲的韻味做好就好,不用呈現太多感情,這次的《長恨歌》對我而言很不一樣。」

王心心的藝術陪伴是舞蹈家林懷民和作曲家賴德和,林懷民最初要王心心先放掉南管,去運動、去聽古典音樂,吸收不同領域的養份,再回到南管領域,賴德和則是給予南管音樂與音韻上的專業指導。

必須在限定範圍裡做到自由即興,要能維持藝術的高度,又要能帶觀衆領略詩詞的意境,王心心表示,半年來她幾度午夜夢迴睡醒,對着眼前的椅子歌唱、練習,「家裡有一些小偶,我就對着他們唱,感受唱給觀衆聽的時候是什麼狀態,有時候也會靜坐,體會究竟該如何表達,但我在練習時,一直有一種逃避心態。」

經過了半年的沉澱與醞釀,王心心說,有時不知道是在夢裡唱還是醒着時唱,「有時唱了一個很好的版本,但再重新演唱時,那種感覺又不見了。每一次都是獨一無二的表演,現在比較能樂在其中。」

龙游官道 朴实的黄牛1

製作人盧健英表示,爲了讓觀衆有所對比,特別另外安排演唱南管傳統曲《輕輕行》,爲此,觀衆更能聽見王心心在《長恨歌》上的新表現。演出將於10月23日、24日在新北市淡水雲門劇場登場。

引反弹 淡水公园用地解编喊卡

群创子公司CarUX扩大与康宁合作 打造人车互动新体验

台南市退警协会年度餐叙 谢龙介提投资治安引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