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VC迎退出挑戰,上海32項措施支持股權投資發展


PE/VC迎退出挑戰,上海32項措施支持股權投資發展

股權投資行業迎來重磅利好。1月10日下午,上海市地方金融監管局會同上海證監局、市發展改革委、市科委等部門召開新聞通氣會,對日前上海市政府辦公廳印發的《關於進一步促進上海股權投資行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措施》(下稱《若干措施》)進行解讀。

新公建须纳净零规画 每年影响约百件

上海市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周小全表示,爲了進一步聚焦建設“五個中心”,《若干措施》瞄準股權投資行業發展面臨的難點問題,從九個方面提出了32條務實創新的政策舉措,持續細化、優化“募、投、管、退”全流程、各環節服務,着力營造政府領投、機構跟投的氛圍,驅動更多資本成爲長期資本、耐心資本,吸引更多投資機構落戶上海、長期發展。

近兩年來,全球PE/VC股權投資行業面臨挑戰。受地緣政治、流動性收緊的影響,中國美元風險投資遭受衝擊,而人民幣創投基金也面臨退出挑戰,基金年限和科技企業發展週期錯配、退出渠道不暢且方式較爲單一等都是亟待應對的問題。尤其在經歷了2015年開始的私募股權市場爆發式發展後,衆多人民幣基金目前已到了集中清算的新節點。

促進股權投資高質量發展

周小全表示,上述九個方面主要包括:優化股權投資機構設立服務和行業管理、引導投早投小投科技、支持企業風險投資發展、培育長期資本和耐心資本、暢通股權投資退出渠道、落實財稅優惠政策、推動行業聯動創新發展、高質量建設股權投資集聚區、加強行業社會組織建設等。

一 妻 多 夫

上海證監局副局長王登勇表示,《若干措施》較好體現了《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條例》中有關“鼓勵私募基金行業規範健康發展,發揮服務實體經濟、促進科技創新等功能作用”的內容。近年來,上海股權投資行業穩步發展,各項指標在全國處於領先水平。自股票發行註冊制實施以來,上海約八成新增上市公司獲得過股權投資的支持。

上海市發展改革委二級巡視員陳剛指出,此次印發《若干措施》,是爲了更好推動資本要素集聚,促進科技創新和企業發展。爲充分支持創新創業,引導社會資本加大早期投資,上海市於2010、2014年設立創業投資引導基金、天使投資引導基金兩隻功能性基金。通過創新財政資金投入方式,吸引帶動民間資金投向市場不敢投、投不了的重點領域,爲各類初創創新企業“雪中送炭”。

長期以來,上海高度重視並支持股權投資行業發展。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統計,截至2023年三季度,註冊在上海的私募股權、創業投資管理人1843家,管理基金8865只,管理規模2.3萬億元,三項數據均位居全國前列。其中,創投基金管理規模6150億元,位居全國之首。截至同年末,科創板上市企業566家,IPO融資額超9000億元,總市值6.1萬億元,爲推動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聯動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此前,上海已在着力推動“科技-產業-金融”的良性循環,在培育和引入長期資金、耐心資本,引導投早投小投科技等方面有多項舉措落地。2023年11月,全國社保基金長三角科技創新股權投資基金在滬揭牌運營,首期規模51億元,重點圍繞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領域開展投資。同時,上海正在推動設立專注於促進天使投資發展的社會組織,搭建集聚天使投資人、科技成果轉化項目及種子期、初創期科技型企業的投融資專業化服務平臺,建立天使投資數據庫,強化對早期項目的發現及投資培育。

在吸引外資方面,截至2023年末,共計90家境內外知名投資機構參與上海QFLP(合格境外有限合夥人)試點,累計試點規模約186億美元。在支持退出方面,截至2023年末,上海私募股權和創業投資份額轉讓平臺共計成交69筆,成交總份數約175億份,成交總金額約204億元;完成21單份額質押業務,質押份數21.4億份,融資金額約33億元。

私募股權市場面對退出挑戰

金钟炫回归歌坛 隔4年见台粉心情激动

對於股權機構而言,目前仍需應對宏觀環境所帶來的挑戰。據記者瞭解,隨着2015年本土人民基金崛起以來,過半數在中基協備案的基金已陸續進入退出期和清算期,人民幣基金大規模進入存量資產退出和LP(有限合夥人)流動性需求時代。LP對DPI(投入資金分紅率)的需求從未像現在這樣迫切。

李 桃

通過IPO退出雖然是收益最高的退出方式,但只能解決PE/VC行業小部分的退出和流動性需求,探索基金多元化、可操作性退出的最佳實踐,未來無論對於LP還是GP(普通合夥人)來說都至關重要。

二姨太 小说

返鄉投票意願兩極 網友嘆「要投的人不一定當選」:不想多花交通費

多位私募股權從業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行業面臨的挑戰主要在於——多數人民幣基金在募集設立時樂觀估計了退出週期,疊加宏觀市場環境變化,導致基金期限與退出週期嚴重錯配,退出壓力大。早年人民幣基金通過IPO獲得投資回報的收益較高,因而多數基金存在“重投前而輕退出”的問題,對於存在問題的項目退出經驗並不豐富。然而,如今由於IPO退出方式的侷限性,人民幣基金不得不將重心轉向其他方式的退出,例如通過回購、併購或清算等。

中天卢秀芳领军 直播大选10小时

此外,當前A股、港股市場持續盤整,一二級資產價格倒掛,這也考驗着一級市場投資人。多位投資人告訴記者,一級市場在過去幾年間因資金涌入而導致“通脹”,明星項目的風口效應大大提高了市場的整體估值水平,但二級市場無法承接高估值。目前A股市場預期仍不穩定,部分新股價格可能直接破發到了C輪甚至B輪,這也導致資產價格倒掛,退出難度有所加大。

目前,從退出路徑上來看,人民幣基金過分依賴通過IPO退出,但無論發行制度如何改變,每年IPO的總體數量基本不變,路徑仍然狹窄。因此,各界也建議,一級市場缺乏有效的併購重組市場,自身難以完成流動性創造,未來仍需要加強併購重組的渠道。同時,也應該大力發展S基金。S基金也稱二手份額轉讓基金,它是專注於私募股權二級市場的基金,投資於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二手份額或投資項目組合。

科勒資本北京辦公室總經理楊戰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中國資本市場的特點在於,IPO退出的確定性和可操作性比並購退出要差很多。這大概率造成基金到期時,尤其是第一隻人民幣基金到期時,難以清盤(即基金變現),此時S基金就顯得關鍵。”他稱,一些較爲優質的項目由於受到疫情影響,原計劃5年退出,但現在可能需要8年,這3年就可以通過S基金來接盤。

绝世武魂

新竹首座戶外健身房好吸睛 打造全齡運動公園